安信信托上半年营收下滑超七成 控股股东被责令1个月内转让所持股权

在资产重组的关键“当口”,安信信托股权再生波澜。8月31日,安信信托发布关于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的公告(以下简称《决定书》),《决定书》提到,监管责令安信信托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之杰”)在1个月内转让所持安信信托全部股权,与此同时,国之杰已与两家机构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在分析人士看来,责令控股股东一个月内清空股权意味着安信信托在经历一年多的重组后,实际控制人即将完成实际变更手续,对于安信信托来说重组将迎来关键时刻。

控股股东被责令1个月内转让所持股权

安信信托控股股东被采取审慎监管强制措施。8月31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表示,近日收到上海银保监局出具的《决定书》,责令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自收到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之日起1个月内转让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

《决定书》同时限制国之杰参与安信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权利,包括股东大会召开请求权、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处分权等。

对于此次被责令转让股权的原因,安信信托在公告中称,上海银保监局出具的《决定书》显示,2020-2022年6月,安信信托净资本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不符合《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的监管要求,未落实上海银保监局监管意见,未按公司章程、恢复与处置计划,履行股东资本补充的承诺和义务。

安信信托及国之杰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严格遵守审慎经营规则”、《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第十五条“信托公司净资本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第三十七条“信托公司出现资本不足或其他影响稳健运行情形时,信托公司主要股东应当履行入股时承诺,以增资方式向信托公司补充资本”等多项规定,故而上海银保监局决定采取审慎监管强制措施。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责令控股股东一个月内清空股权意味着安信信托在经历一年多的重组后,实际控制人即将完成实际变更手续,对于安信信托来说重组将迎来关键时刻。

上海砥安、中行已入场接手部分股权

在控股股东被采取审慎监管强制措施的同时,安信信托股权转让事宜也在同步推进。在发布《决定书》同日,安信信托也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协议转让部分股权的提示性公告》(以下简称《提示性公告》)。

《提示性公告》指出,为执行上述《决定书》,国之杰已分别和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砥安”)、中国银行股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合计向两家机构转让安信信托约8.5亿股股份,具体来看,向上海砥安转让安信信托约5.77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5.54%;向中国银行转让安信信托约2.73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00%。

本次转让前,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股份约27.68亿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0.61%,本次转让后,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股份约19.18亿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5.07%,上述变更事项已获得上海银保监局批复同意。

1987年,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这便是安信信托的前身,在经历了一系列发展后,安信信托于1994年登陆上交所,是迄今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不过,上市的安信信托并未给信托行业做出榜样,近年来业绩巨亏,百亿产品逾期、连环诉讼不断,让曾经的信托“黑马”褪去了昔日的光环。

2021年7月23日,安信信托发布包括《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在内的多项公告,试图通过定增化解风险。根据安信信托披露的信息,该公司将向上海砥安实施非公开发行,每股发行价为2.06元,发行股份数为43.75亿股,募集资金90.13亿元。当时,安信信托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信保基金公司等签署《债务和解协议》,债务和解总额接近90亿元。

今年4月21日,上海银保监局同意安信信托以募集新股份的方式变更注册资本,不过根据有关规定,安信信托此次非公开发行方案还需要取得证监会等主管部门和监管机构的批准或核准。

业绩经营数据方面,8月30日,安信信托发布2022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68.68万元,同比下降76.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6亿元,截至2022年6月末,该公司净资产为负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金额为-6.36亿元。

“虽然之前安信信托定增事项已经获得银保监会批复,但迟迟未取得证监会核准正式文件。”廖鹤凯强调,“本次限时控股股东清空股权,相关进程将提速。预计安信信托后续股东变化还是按照之前定增方案进行,其他股东方也是以国有股东为主。”(记者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