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正式卸任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 保时捷CEO奥博穆将继任

“8月31日,是我担任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的最后一天,我想借此机会再次感谢你们,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有价值的7年。”赫伯特·迪斯在发布一封公开信后, 于9月1日正式卸任大众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作为在大众集团内部饱受争议和压力的改革派领导人,任职7年中,外界对迪斯的评价褒贬不一。1989年,迪斯入职德国博世公司开始职业生涯。在博世工作7年后,他加入宝马集团。加盟大众集团前,迪斯主要职业经历集中在博世集团和宝马汽车,也为其积累大量经验。2015年,迪斯加盟大众集团并出任大众汽车品牌CEO。

入职大众2个月后,迪斯就遇到大众集团“排放门”丑闻。丑闻曝出后,大众集团股价随即暴跌30%。面对销量的下滑与“排放门”可能出现的巨额罚款,大众集团高层提出高达50亿欧元的运营成本减支计划,而迪斯则成为该计划执行人。凭借在宝马和博世积累的经验,迪斯开始大刀阔斧关停辉腾生产线,随后尚酷、甲壳虫等不赚钱的个性化车型也相继停产。在迪斯的推动下,2017年大众集团利润率由上年同期的1.8%上升至4.1%,这也让迪斯在大众集团监事会收获声誉。迪斯一系列成本控制措施让身陷“排放门”元气大伤的大众集团得以“回血”,2018年其被提拔为大众集团CEO,同时仍兼任大众汽车品牌CEO。

执掌大众集团后,迪斯提出大众集团全面电动化转型战略,并推出高达730亿欧元(约合870亿美元)的电动汽车投资计划。目前,大众集团在中国市场已携手“南北”大众先后导入包括ID.3、ID.4、ID.6等多款车型。去年7月,大众集团在发布的“NEW AUTO”中提到,到2030年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旗下各品牌车型中新能源汽车占比有望超过40%。今年5月,迪斯表示:“到2025年,大众集团将超过特斯拉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公司。”

不过,迪斯的电动化愿景实现得并不顺利。ID.系列电动车型并没未肩负起拯救大众集团的重任。2021财年,大众集团全球纯电动汽车交付量为45.29万辆,同比增长几近翻倍,但并未完成内部设定的百万辆年销目标,完成率不足50%。

不仅全球销量,在中国市场ID.系列车型销量也未达大众集团预期。去年,大众集团为ID.系列在中国市场设定8万-10万辆的年销目标,但最终销量仅为7.7万辆,而同年其竞争对手特斯拉在华销量则超过40万辆。此外,大众集团燃油车板块销量也进入下行区间,去年大众集团全球销量同比下滑4.5%,其中在华销量同比下滑14%。

销量下滑、电动化遇阻的同时,迪斯的管理风格也引发与工会的冲突。有消息称,迪斯任职大众汽车CEO期间,大众汽车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3万人,此举将帮助大众汽车节省37亿欧元的开支,然而大规模裁员引发大众汽车工会的不满。有分析认为,迪斯的离职标志着其与大众集团强大的工会力量和一些重要股东之间矛盾的升级。

据了解,大众汽车工会的劳工领袖控制着大众集团监事会19个席位中的9个,这导致迪斯向监事会申请续约其工作合同至2025年时多次遭到拒绝,大众集团监事会更直接成立调解委员会讨论其去留问题。尽管最终迪斯保住大众集团CEO,但其管理权则被大幅削弱,不再担任大众汽车品牌负责人,而被指派负责大众集团的软件业务。同时,大众集团在中国的业务也由大众乘用车品牌CEO拉尔夫·布兰德斯塔特负责。

但最终,迪斯仍然“出走”。7月23日,大众集团宣布,迪斯将卸任首席执行官,保时捷CEO奥博穆将继任。虽然迪斯离任,但大众集团转型还在继续。迪斯在信中感谢过往,也致敬未来。他表示:“汽车行业未来辉煌,但我们必须快速变革。大众集团已发生深刻变化,并处在变革中。”

事实上,迪斯的继任者奥博穆则是土生土长的“大众人”。资料显示,1994年奥博穆加入大众集团旗下奥迪品牌,此后相继在西雅特、大众和保时捷品牌担任职务,2018年起兼任大众集团管理委员会成员。大众集团相关人士表示:“奥博穆于9月1日起接替迪斯担任集团CEO,其将继续兼任保时捷管理董事会主席,并在未来保时捷完成IPO后继续担任该职务。”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迪斯推动大众集团开启电动化转型,助力大众集团在今后发展中打下基础,并制定发展目标。虽然迪斯卸任,但在全球汽车市场转型背景下,大众集团未来发展方向应该不会有较大调整。(记者 刘洋 刘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