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造”特斯拉迈入百万辆俱乐部 产能焦虑仍然存在

一辆“中国红”涂装的Model Y悬挂“1000000”字样“绿牌”,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第100万辆下线整车很“中国”。“钢铁侠”埃隆·马斯克发文祝贺,还附带再次强调“特斯拉全球累计销量已超300万辆”。投产不到三年,“中国造”特斯拉迈入百万辆俱乐部,“上海速度”继续。同时,两年多时间,特斯拉狂奔,竞争对手们狂追。犹如特斯拉公布的两张今夕照片:2019年,“1号”国产Model 3下线,身后产线空空,“鲇鱼”来了;2022年,“中国红”Model Y身后产线繁忙,但已“众敌环伺”。

1/3“中国造”

8月15日一早,特斯拉CEO马斯克发微博称:“祝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第100万辆车!特斯拉全球累计生产已超过300万辆。”随后,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评论区抢到“沙发”并附上一张2019年特斯拉上海工厂开工仪式上的照片,并表示:“两年多时间,不仅仅是特斯拉,整个中国的新能源汽车行业都有了巨大发展。致敬由99.9%的中国人组成的上海工厂团队,感谢所有合作伙伴,我们的供应链本地化率已经超过95%。”

2018年7月,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上海临港管委会共同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2019年11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进入试点生产。从一片空地到建成投产,仅用时10个月。2020年1月,国产Model 3开启交付。

随着上海工厂跑出“上海速度”并相继交付Model 3和Model Y两款车型,特斯拉也进入“中国时间”。数据显示,2020年特斯拉全球交付量为49.96万辆,产量为50.9万辆,其中上海超级工厂产量为14.4万辆;去年,特斯拉全球交付量升至93.6万辆,其中上海超级工厂交付量超过48万辆。

随着“中国造”车型产销提升及本土化率的提升,上海超级工厂已成为特斯拉全球战略的一块关键拼图。去年,特斯拉汽车业务毛利率达29.3%,其中单车毛利率超过30%,而29.3%的毛利率也让特斯拉成为全球最赚钱的汽车品牌。特斯拉相关人士表示,“Model Y车型为特斯拉提升利润率的关键,而上海工厂的本土化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对于上海工厂的重要性,马斯克近日表示:“上海超级工厂很难被超越,我必须说上海团队真的非常棒。”

“100万辆的达成,充分证明‘上海+特斯拉’组合的杰出性。上海超级工厂是特斯拉首座在美国以外的工厂,对特斯拉深耕中国和全球市场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特斯拉相关人士表示,自上海超级工厂投产以来,其在特斯拉体系中的季度“生产冠军”头衔几乎从未易主,是特斯拉不折不扣的全球出口中心,助力特斯拉实现150万辆的年化量产速度,并在今年6月创下全新单月产量纪录。

“喂不饱”的产能

虽然上海超级工厂已进入百万辆俱乐部,但并不能缓解特斯拉的产能焦虑。此前,陶琳表示:“去年上海超级工厂向全球用户交付超过48万辆纯电动汽车,贡献特斯拉全球交付量的半壁江山。”但是,面对特斯拉的高产能预期,上海超级工厂50万辆的年产能仍捉襟见肘。

按照特斯拉的规划,2030年的产量目标高达2000万辆。为此,近两年特斯拉开始跟产能“着急”。今年,特斯拉美国得州与德国柏林工厂相继投产,并与中国上海、美国内华达州及加州等超级工厂共同分担交付任务。不过,目前得州和柏林超级工厂还未能扛起交付重担。

今年6月,马斯克表示,由于电池短缺和物流问题,得州和柏林超级工厂难以增加产量,目前“正亏损数十亿美元”。同时,今年二季度电话会议上马斯克直言:“特斯拉的困难集中在生产端,有些客户的新车甚至要等到明年才能交付。特斯拉需要关注例如商品价格变动、量产爬坡速度等,但需求不是特斯拉担忧的问题。”

产能问题已影响到特斯拉订单。目前,特斯拉在其美国和加拿大官网已关闭Model 3长续航车型预订入口,订购页面底部注释信息为“2023年可订购”。对此,马斯克解释称,暂停接受订单的原因为特斯拉已积压太多订单。而在中国市场,一位特斯拉直营店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在订购特斯拉车型提车周期已超过两个月,其中Model 3车型订单已排到今年底。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认为:“从订单情况看,特斯拉车型依旧受市场追捧,但在多重客观因素叠加下,特斯拉产能受限导致订单量难以释放,因此对于马斯克来说亟待持续提升产能。”

事实上,目前针对旗下各工厂正加紧扩产。财报显示,今年二季度美国得州和德国柏林超级工厂产能继续爬坡,其中柏林超级工厂在二季度首次单周产量突破千辆。“今年内有望实现单周4万辆的产能,目前的产能已实现单周3万辆。”马斯克表示,今年底能够实现190万辆的产能规划,虽然有挑战但特斯拉仍在努力,得州、柏林超级工厂的产能正快速爬坡。此外,今年7月,上海超级工厂也开始进行大规模产线升级改造。特斯拉方面在二季度财报中表示,上海超级工厂在近期已完成产能升级,年产能超过75万辆。

提升现有工厂产能的同时,对于未来的产能计划,马斯克则提出,最终特斯拉将拥有10-12座超级工厂,每座工厂的年产能将达150万-200万辆。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有消息称,特斯拉正在就加拿大建厂事宜积极游说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

抢销量进行时

值得一提的是,持续扩产消化订单的同时,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环境的变化已给特斯拉带来不小挑战。

数据显示,今年7月,特斯拉中国批发量为2.8万辆,环比下滑64.2%。其中,在华销量跌至8461辆,同比下滑1.9%。对此,外界将原因归结为占全球1/3产能的上海超级工厂进行升级,导致7月产量受限交付量未达预期。

尽管7月特斯拉在华销量败给客观因素,但与此同时众多车企开启的销量“收割”模式,也给特斯拉敲响警钟。数据显示,今年7月,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型渗透率高达51.7%。从月度国内零售份额看,7月主流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型零售份额为73%,同比增加9个百分点;合资品牌新能源车份额为6.5%,同比下降0.9个百分点,特斯拉份额为1.7%,同比下降2.2个百分点。

据统计,今年7月,特斯拉中国批发量已被挤到第四位,前三位分别为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和吉利。此外,今年上半年,比亚迪以累计64.14万辆的销量超越特斯拉坐上全球电动车销冠位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近年来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品牌产品更新快,更贴近消费者需求。同时,在续航、三电、智能化上的实力也不断提升,获得不少消费者认可。这也让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越来越多的品牌与特斯拉开始争夺市场份额。

不仅在中国市场面临激烈竞争,比亚迪、长城、蔚来、小鹏等自主品牌也开始“出海”,其中欧洲成为众多自主品牌的首选。而在特斯拉大本营的美国市场,通用、福特等传统头部车企也加快电动化转型,与特斯拉同属造车新势力的lucid和Rivan,也与特斯拉直接对位,特斯拉正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

此外,“高光”下不时出现的维权和事故,也持续考验着消费者对特斯拉的消费信心。去年上海车展,一名身着白色T恤的女子爬上特斯拉展车车顶进行维权;今年林志颖驾驶特斯拉撞车发生起火事故……外加穿插其间的刹车失灵报道,特斯拉从不缺热搜。

今年初,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21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报告中显示,“特斯拉车顶维权事件暴露车企服务漏洞”成为2021年社会影响力第一大话题。中消协称,“车顶维权事件”引起各界反思的社会影响力指数达100.9,登上榜首位置。而在林志颖事件后,有媒体报道称,某二手车平台则出现不少转让特斯拉订单的用户。该报道显示,这些用户由于看到林志颖事故后产生转让的想法。

业内人士认为,不断攀升的交付量,是全球消费者对特斯拉的认可。但相比传统车企,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不仅产品受关注,企业本身也是关注话题。追赶产能的同时,如何稳定消费信心也是特斯拉面临的问题。(记者 刘洋 刘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