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3》没有延续爆款!情怀消费,不是重复消费

凡事最怕一而再,再而三。

《欢乐颂》到了3,终究没能延续爆款。“王心凌男孩”之后又有了“苏有朋女孩”。套路好用,回忆上头,但无论是剧作还是综艺,仿佛都在一夜之间集体失去了创作的灵魂。

《欢乐颂》为什么能火?因为五美来自不同圈层,又格各异。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故事,有真实的群像附着,又有鲜明的戏剧衬托,每一位的剧情线都真实可感,当彼此相交,便是一幅社会百态图。从《欢乐颂》开始,当代都市女群像题材不断被搬上银幕。

无论是“girls help girls”的流金岁月,还是婚姻生活中重塑自我的《我的前半生》《三十而已》,都有坚实的逻辑主线,这些作品和《欢乐颂》一样,都揭露了生活中常见而又被忽视的女问题。

那些情感或家庭的困境,事业职场上的挑战,都在看似岁月静好的生活表层中划了一道口子,自然透出足够普遍和让很多人感同身受的社会议题,而并非简单的人物堆叠和形式拼凑。

《欢乐颂》第三部,每个人物都在复制自己的“前任”。

完美科学家江疏影,对应国际化的刘涛。有弟弟妹妹做“拖油瓶”的张佳宁,对应“扶弟魔”樊胜美。写公号的小编辑张慧雯和伶俐的李浩菲,多少有点邱莹莹的影子。唯一留有悬念的是杨采钰,仿佛特务J。

前任虽好,旧梦难圆。这就是为什么观众感叹:“开播以来,没有一个能被记住的角色。”女群像剧套上公式,绑在一起就能产生化反,实则不然。

创作者进行类型融合的勇气值得鼓励,但永远也不能忘了任何戏剧的魔力依然在于创新。

而芒果一直走在国内综艺的前沿,这个“前”也是以开创为先。

无论是亲子综艺大放异彩,还是情感综艺发人深省。芒果先锋式的大胆探险,让国产综艺的题材视角不断外放,这些爆款成功的商业模式,无一例外的都是大胆尝新。

开发国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但复制并不难。从最早的亲子,到歌舞竞技,再到恋爱社交,不管“再见爱人”还是“春日迟迟再出发”,模仿者众,唯创造者少。

就像当初把“30+”的姐姐凑在一起搞女团,巨大的惊喜来自于,节目发掘了姐姐们的另一面。为她们疯狂打call,不只是为“少女感”、为“岁月不败美人”呐喊。而是在她们身上,能看到所谓事业上的野心绵延不绝,所谓富有除了钱财美貌还有阅历丰饶,一个人的情感归宿除了两厢情愿还可独自美丽。

如今,“乘风破浪”后又“披荆斩棘”,“王心凌男孩”刚跳完舞,苏有朋和哥哥们就来了。而我们的心却很难澎湃如昨,他们不是生理上的老,却让人有种过尽千帆的审美倦怠。

透过那些你再熟悉不过的旋律,那些仿佛从未改变过的脸,我们看到的是在重复、疲惫、没惊喜的生活里慢慢老去的人。(评论员 陶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