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个行业PMI回升 业内:财政和基建仍是下半年主要抓手

我国经济继续保持恢复发展态势。8月3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22年8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情况显示,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4%,低于临界点,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制造业景气水平有所回升;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和综合PMI产出指数分别为52.6%和51.7%,比上月分别下降1.2个和0.8个百分点,继续位于扩张区间。总体上看,面对疫情、高温等不利因素影响,我国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总体延续恢复态势,但扩张力度有所减弱。业内专家认为,财政和基建依旧为下半年经济发展的主要抓手。

12个行业PMI回升

8月,制造业PMI为49.4%,低于临界点,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在国家统计局调查的21个行业当中,有12个行业采购经理指数较上月有所回升,多数行业景气水平有所改善。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研究中心主任王静文指出,过往十年,8月制造业PMI平均较7月回落0.1个百分点。今年上升的0.4个百分点高于过去的平均值,反映经济复苏态势有所恢复。

8月制造业五大分类指数一平三升一降。从供给端看,生产指数与上月持平,但配送时间指数出现下滑。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了其原因,“一是由于8月疫情有所反复,对企业生产和运输产生一定扰动。从G7联盟的全国政策货运流量指数来看,8月以来先降后升,但整体低于7月水平。二是持续高温导致部分地区电力供应不足,进而对工业生产产生影响”。

从需求端看,新订单指数回升较为明显,或反映出8月以来的一系列稳经济政策效应开始显现。分项来看,新出口订单回升0.7个百分点至48.1%,进口回升0.9个百分点至47.8%,内外需出现同步企稳迹象。不过,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也指出,反映需求的新订单指数还是在50%以下,整个恢复增长的基础还需要进一步打牢。

非制造业PMI恢复性增长

8月,中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6%,较上月下降1.2个百分点,但高于去年同期和今年上半年平均水平,连续三个月保持恢复性扩张。

“受疫情反复以及极端天气影响,非制造业经营活动恢复力度有所减弱,消费相关服务业活动增速放缓,但投资需求基础较为稳定,非制造业经营活动仍保持恢复态势。像住宿、餐饮、电信,还有货币金融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都位于较高景气区间,业务总量环比增长比较快。”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评论道。

值得注意的是,8月非制造业各行业中,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6.5%,保持较快扩张态势。从需求来看,建筑业新订单指数为53.4%,较上月上升2.3个百分点,连续四个月环比上升,并且升幅较上月有所扩大。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拥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资质的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建筑业存在季节性行业周期,“很多项目都是大家有一个策划,从年初开始设计者走政府审批流程,然后走设计、勘察、招标等,真正到后面整体建筑施工的招投标时间一般就可能推到9月,9月、10月会是一个订单高峰期。从整个流程上看,8月相较于7月也会有一定增长”。

“建筑业的新订单指数,连续几个月都在回升,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从这个方面来讲的话还是进一步向好的。需求的回升对未来的经济运行奠定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蔡进评价道。

稳经济2.0政策效果显现

经济运行缓中趋稳,离不开政策的持续发力。为巩固经济恢复成果,8月24日,国常会部署再推19项稳经济接续政策,包括增加3000亿元以上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额度,支持中央发电企业等发行2000亿元债券,允许地方“一城一策”运用信贷等政策,合理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等等。8月22日,央行组织2022年第四次货币信贷形势分析会,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温彬认为这些举措既可增加有效投资带消费,又有利于应对贷款需求不足。

“大型企业往往最先感受到政策暖意,8月以来新一轮稳经济政策出台之后,大企业PMI已率先回升至荣枯线以上。但政策效应尚未传导至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型企业,面临的生产经营压力仍然较大。”温彬解读道。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8月,大中小企业PMI有所分化。大型企业PMI为50.5%,较上月回升0.7个百分点,再度回升至扩张区间。中型企业PMI为48.9%,较上月回升0.4个百分点,景气水平有所改善。小型企业PMI为47.6%,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景气水平继续下降。

“总体来看,这些政策有望形成合力,进而推动信用扩张,熨平经济波动,进一步巩固经济恢复发展基础,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温彬评价道。

财政和基建依旧为主要抓手

8月,我国综合PMI产出指数为51.7%,低于上月0.8个百分点,赵庆河认为这表明我国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总体延续恢复态势,但扩张力度有所减弱。

在此背景下,基建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凸显出来。8月24日国常会部署的19项稳经济政策便有所倾向,19项稳经济政策在财政政策方面提出,一是在3000亿元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已落到项目的基础上,再增加3000亿元以上额度;二是依法用好5000多亿元专项债地方结存限额,10月底前发行完毕。

与其他工具不同,政策性金融工具的融资主体为政策性金融机构,且主要用于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等领域,这有利于克服市场失灵、解决基建项目融资来源不足的问题,还有利于实现对实体经济的精准滴灌和助力中长期战略目标的实现。

除基建外,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王鹏还提出,数字技术作为目前的发展重大方向,其相关软硬件发展会是一个很大的投入。不过,王鹏也表示,“在区域疫情反复、国际大宗商品供应链紧张、全球金融市场不稳定的背景下,重点发展方向还是要解决好民生保障兜底,稳住市场主体信心,恢复就业”。(记者 陶凤 陆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