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净利润同比降26.98% 科拓股份募资愿景化为泡影

2017年申报创业板撤单后,厦门科拓通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拓股份”)2021年卷土重来,公司招股书在当年6月24日获得受理。如今排队逾一年时间,科拓股份被安排在8月30日上会,不过却惨遭否决。IPO被否背后,科拓股份四大问题遭到上市委重点追问。

创业板IPO未获通过

8月30日晚间,深交所官网披露消息称,科拓股份首发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或信息披露要求,公司IPO被否。

招股书显示,科拓股份主营业务为智慧停车管理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提供智慧停车运营管理服务。2019-2021年,科拓股份营收、净利均处于同比增长态势,其中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4.42亿元、5.61亿元、7.19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4099.73万元、7559.79万元、9490.01万元。

纵观科拓股份IPO之旅,公司招股书在2021年6月24日获得受理,之后在当年7月15日进入已问询状态,至今已排队超一年时间。此次冲击创业板上市,科拓股份拟募资5.87亿元,投向停车产业智能制造技改建设项目、速泊智慧停车运营管理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总部大楼购建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分别拟投入募资5983.74万元、1.68亿元、6964.85万元、1.8亿元、1.1亿元。

不过,伴随着公司IPO被否,科拓股份的募资愿景也化为泡影。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科拓股份首次冲击A股市场,公司曾在2017年4月也申报过创业板上市,不过之后撤单。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多次IPO的话,企业可能有较大的融资需求,如果没有“硬伤”的话,不排除公司未来会继续谋求上市融资。

针对公司后续是否有上市计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科拓股份董事会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需要指出的是,科拓股份今年上半年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22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83亿元,同比增长6.88%;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819.13万元,同比下降26.98%。

四大问题被追问

IPO被否背后,科拓股份四大问题遭到了上市委追问。

第一,现场督导发现,科拓股份2018年前五大客户之一的重庆一枝花科技有限公司,其持股40%的股东兼董事万朝云系科拓股份控股孙公司重庆速泊的财务负责人,科拓股份当年向上述客户的销售额为664.34万元。

第二,科拓股份2019年前五大客户之一的沈阳健安通讯技术有限公司长期使用公司“科拓”“速泊”商号,并存在科拓股份员工为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其实际控制人郭作有与科拓股份实际控制人存在大额资金往来的情形,2019-2021年,科拓股份对沈阳健安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主体的销售、采购金额分别合计为1888.36万元、365.23万元。

对此,上市委要求科拓股份说明是否与上述公司存在商品或服务购销关系以外的关系,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准确、完整。

第三,2020年9月,科拓股份与深圳义德签署广告协议,协议及结算单中未约定广告推送内容。科拓股份2020年12月确认对深圳义德的广告收入452.83万元,相关毛利额408.8万元。

对此,上市委要求科拓股份结合上述交易的具体内容、作价依据、交付流程及外部证据,说明该交易的真实性、合理性和商业逻辑。

数据显示,2019-2021年,科拓股份未获取收入确认凭证的项目对应营业收入金额分别为4573.5万元、4299.2万元和3203.65万元。另外,科拓股份以“合同期限与5年孰短原则”确定折旧年限。现场督导发现,报告期内科拓股份实际存在120个项目因故提前终止,导致实际运营期限短于合同期限。

针对上述事项,上市委也要求科拓股份说明会计基础工作是否规范,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运行。

第四,招股书显示,中青汇杰为科拓股份2020年第五大客户,当年科拓股份与中青汇杰先后签署停车场投资运营管理合作协议、设备销售合同和软件销售合同,设备销售合同的付款期限为八年。

对此,上市委要求科拓股份结合上述交易的具体内容、作价依据、交付流程、付款进度及外部证据,说明该交易的合理性和商业逻辑,相关信息披露是否准确、完整。(记者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