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近时间下股东入股价格差异大 博创智能上市梦能圆吗?

被抽中检查撤单后,博创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创智能”)在今年6月继续申报科创板上市。8月31日,博创智能回复科创板首轮问询。对比前后两次IPO招股书,公司重合年度2019年的财务数据并不一致,其中最新版招股书2019年的营收、净利均低于前次。另外,博创智能也存在相近时间下股东入股价格差异大的情况。除了上述疑问之外,博创智能此次申报前两名核心技术人员离职,占原四名核心技术人员的半数。

两次财务数据有出入

此次IPO并非博创智能首次冲击科创板,公司最初在2020年11月申报科创板上市,但2021年1月公司被抽中现场检查,之后在当年2月22日撤单。据博创智能介绍,由于公司撤单,前次IPO监管部门未对公司进行现场检查。

而相比前次IPO,博创智能此次对外披露的2019年财务数据出现了变化。

根据博创智能此次IPO披露的招股书,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约为7.51亿元、6262.09万元;而前次IPO招股书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约为7.64亿元、6378.24万元。

不难看出,博创智能最新版招股书2019年营收、净利润均出现减少,经计算,分别较前次减少0.13亿元、116.15万元。

除了营收、净利之外,博创智能2019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财务费用等科目金额也出现了变化。对于博创智能的上述情况,上交所也进行了关注,博创智能表示,主要是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

高禾投资管理合伙人刘盛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财务数据不一致的情况之前也有发生,会计处理时部分是有主观判断的,审计过程中会计的确认方式变化等都会产生差错。“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出现会计差错的具体原因、是否具有合理性等则是重点要说明的问题。”

股权转让价格差异大

纵观博创智能招股书,公司存在同次股权转让、前后股权转让价格差异较大的情况。

2019年1月,博创智能股东安捷投资将其持有的公司3.8667%股份(对应638万股),作价2900万元转让给TOPLINK;股东上海新湖将其持有的公司3.4485%股份(对应569万股),作价3880万元转让给TOPLINK。

另外,2019年1月17日,安捷投资将其持有的博创智能2.1208%股份(对应349.9375万股),作价1965.9816万元转让给南粤鼎新,本次转让后,安捷投资完成全部股份退出。

经计算,安捷投资与TOPLINK的股份转让价格为4.55元/股,上海新湖与TOPLINK的股份转让价格为6.82元/股,安捷投资与南粤鼎新的股份转让价格为5.62元/股,均不一致。

对于上海新湖与TOPLINK股权转让价格较高的原因,上交所也进行了追问。博创智能表示,上海新湖取得公司股份成本较安捷投资价格更高,同时各受让方与转让方协商转让的时点存在一定的差异、各受让方对公司的估值存在主观判断的差异及双方谈判的情况存在差异,因此转让价格高于同时期其他股份转让价格。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博创智能证券事务部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核心技术人员离职

在此次申报IPO的前一年,博创智能两名核心技术人员相继离职。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月1日,博创智能共有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为黄土荣、李崇德、孙晓波、吴小廷。不过,黄土荣、吴小廷分别于2021年6月23日、2022年1月27日离职,之后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新增朱康建、陈明治两人。

对于两名重要核心技术人员的离职,上交所也要求博创智能说明技术人员变动对公司相关专利技术应用、研发及生产经营的影响。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于科创企业而言,核心技术人员的稳定至关重要,该团队也代表着公司研发能力,如果变动较大,公司研发能力的持续稳定性可能会被市场质疑。(记者 马换换)